健康新闻

大学要有互批的勇气和雅量

  上海交大自主招生一道面试题——“谈谈你对浙大院士论文造假的看法,如果你是浙大校长,你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?”让许多浙大学子无法接受。不少同学翻出了上交大的“旧账”,如汉芯造假事件、高考秘密录取名单事件,甚至有同学提议用类似的考试题目回敬对方。(2月18日《青年时报》)

  “浙大院士论文造假”的丑事被上交大一名老师在自主招生中用作面试题,让浙大的学生很不满。浙大招生办尽管没有像浙大学生那么反应激烈,也没有准备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但还是表示了不满——“如果问题涉及兄弟高校,而且是负面的、情况还未查清的、容易引起联想的,就可能会不太恰当”;而上交大招生办在接受采访时也有划清界限之意:一是表示事先不知道,二是解释属于个别老师所为。

  上交大这名老师仅仅把“浙大院士论文造假”作为一个社会热点设计到面试题里,而且也只是在一个面试老师和几个被面试学生的小范围内讨论,但浙大师生就做出激烈反应,而上交大也因此诚惶诚恐,在新闻相关当事人中,除了那个出题的上交大的老师外,上交大没有显示批评的勇气,浙大也不见接受批评的雅量。

  同行不揭短,是社会潜规则,但大学应该与此绝缘,因为“为科学而科学、为学术而学术、为真理而真理”是大学恪守的价值准则,而恪守的前提就是要具有批判精神,否则,科学、学术、真理也就失去了本来面目。学术造假直接践踏大学的价值准则,可以说是大学头上的癞疮疤,对于当事大学来说,绝不能像阿Q那样不敢正视自己头上的癞疮疤,不仅要有自我批评的勇气,更要有接受批评的雅量;对于同行来讲,敢于批评,才是大学所为。

  只是,很遗憾,上交大一名老师仅在自主招生的小范围面试中讨论“浙大院士论文造假”,就立刻招致浙大师生的不满,上交大也急忙与“肇事”老师划清界限。从浙大和上交大的反应看,我们看到了大学批判精神的式微。事实上,大学这块原本干净的象牙塔,早就不再是精神贵族。一道面试题引发的风波,不过又一个注脚而已。